捐献电话:028-87336120

悼念图

    一切都是按照徐维明先生的意志完成的。

    2014年10月2日,晚上爱迪眼库收到徐先生儿子徐雷打来的电话:“我爸快不行了,你们快来吧。”眼库工作人员收到消息立即赶往徐先生所在医院,而此时徐先生已经平静的闭着双眼,他走了。

    爱迪眼库工作人员举着照明灯,医生用手术工具取下徐先生的双眼放进保存液,再用材料和义眼片恢复容貌。停尸间异常安静,深深地鞠躬,为这位平凡老人所作出伟大决定致以深深敬意。

    晚上九点,两枚角膜被保存在眼库,眼库办公室窗外是二环路,车流如织,十一长假,成都人假期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正如徐先生所希望的一样,几天之后,他的两枚角膜被移植给两名期盼光明的角膜病患者。爱迪眼科角膜移植手术医生康黔教授用这两枚角膜替换了两名患者病变的角膜,手术缝线精巧的在他们眼睛表面形成了星芒的形状,手术成功。

    这两名患者都病情急重,角膜的病变让他们不得不直面永久失明的危机。然而一天之间,一念之间,这两名患者的眼中却充满生机。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没有出现异常,两人踏出爱迪眼科大门,带着对捐献者的感恩,再次投入热腾腾的生活。

    10月2日,69岁的徐维明先生走了,在铁路工作的他,为国家铁道建设走遍几乎整个中国,奉献了全部青春年华,最后他回到家乡,把光明留给了家乡的人。他走了,但他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他的双眼依然热切地注视这个世界,在最美的人世展现着生命的意义。

    捐献角膜,听起来是一件简单的善举,但在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下,捐献的人非常少。因为自己种种原因不愿意捐献,因为家人不忍心亲人的遗体有所残缺……角膜捐献不是一个人的善良和无私,而是一个家庭的奉献。

    在徐老先生生命最后的时刻,他的儿子徐雷,忆起父亲早前的交代,拨通了爱迪眼库的电话,而这都缘起于父子两的一次闲聊。“父亲重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他这么跟我说过,要捐献角膜,我就想着一定要帮他实现这个愿望,这是善事啊。”

    “人走了,留下光明,多好的。”移植手术后,眼库再次致电徐雷,告诉他,他父亲的角膜帮助两名患者重见光明,也代表两位接受移植的患者向徐老先生的家人表示感谢,徐雷听后用爽朗的声音留下这短短一句话。但经历过多次角膜捐赠程序的爱迪眼库工作人员却深知,《志愿捐献角膜登记表》上的“家属签名”,往往是泪水分量最重的部分。

角膜捐赠者

    徐维明先生捐献角膜材料和其他捐献者的材料一样,将会一直保存在眼库办公室的档案柜里,眼库的工作人员会时时拂拭、清洁,带着尊敬和很多人的感激。一墙之隔的,是爱迪眼科医院的住院病房,总有患者或者他们家属会在出院时深深眼望这个洁净的房间……

悼念墙
无图片信息!
无图片信息!
无图片信息!
留言
请输入您的名字: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请输入悼念内容: